春水煎茶

山中何事
松花酿酒

大人们

大人们真的很奇怪,亲人活着的时候不多陪陪他们,等他们死后却要花那么多时间和钱财去办葬礼。
婆婆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,并且很漂亮。我不是太了解婆婆,关于她都是我妈妈给我讲的,其实我妈也不是很了解她,毕竟我妈妈嫁过来也才十年。只知道她是一个大小姐,难怪爷爷生前那么宠着她什么都为她做,大伯三爸姑妈他们都说爷爷是被婆婆累死的,我想了想好像也是。爷爷是在寒假过世的,我那时才放假,妈妈说爷爷一定是计算好了入葬的日子才走的,好让我们少守两天夜,而婆婆是在暑假走的,这几天正是降温的时候,天气不冷不热,偶尔还会下点小雨。婆婆的离世爸爸没有半年前爷爷过世那么伤心,这对多年体弱多病的婆婆其实是一种解脱,对爸爸来说可能也是吧,反正对我妈来说是。而我,婆婆是喜欢我的,吃饭时总把她觉得好吃的菜让我多吃点,我最后一次叫她她还对我笑,我对婆婆还是有些许不舍,但其实这个样子她也不会再痛苦了,挺好的,她又可以和爷爷在一起。我向来是喜欢下雨的天气的。
我突然想起了外婆,其实我已经快要想不起我外婆的模样,准确的说是一点都记不得了。有一次我看见外婆抱着我照的照片,我当时被照片里这个又黑又瘦皮肤干瘪的人吓到了。 我记得她曾教我说脏话,狗日的死猫儿又跑到灶台上去了,为此妈妈还说了外婆。至于那只猫,要不是有这件事,我根本不知道外婆家竟然养过猫,因为我妈从我记事以来就不喜欢宠物,软磨硬泡说了好久的狗也不让养,我终于妥协说养猫的时候她也还是不让,她觉得养什么都很造孽,当它们死去的时候。外婆走时我记得我一直在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哭得昏天黑地。那时我才三年级,第一次坐飞机竟然是因为外婆的离世。

我其实也是个大人了,我会变得跟他们一样吗。

我亲爱的公主啊 你为什么如此悲伤

该如一棵树 春天发芽 夏天生长 秋天落叶 冬天裹满白雪